首页  >  攻略  >  西藏攻略  >  进藏攻略丨关于藏传佛教的那些知识

进藏攻略丨关于藏传佛教的那些知识

更新时间:2017-07-14 小编:背包君 0 34
那一刻 我升起风马 不为乞福 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 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日 垒起玛尼堆 不为修德 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夜 我听了一宿梵唱 不为参悟 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啊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朱哲琴《信徒》

世界上所有的宗教都是寄托被现实生活折磨的疲惫不堪的灵魂的精神家园。藏传佛教也一样,是生活在青藏高原这个环境艰苦生存艰难的土地山的人们,用以寄托美好愿望在来世的精神载体。

几千年来,生活在这块高原上的人类,挣扎徘徊在美好的理想国和严酷的现实生活之间,一遍又一遍,一代传一代,转山转水转经筒,叙述着生命的悲壮与希望。

藏传佛教,又称藏语系佛教,或俗称喇嘛教是指传入西藏的佛教分支。属北传佛教,与汉传佛教、南传佛教并称佛教三大地理体系,归属于大乘佛教之中,但以密宗传承为其主要特色。藏传佛教的流传地集中在中国藏族地区(藏、青、川、甘、滇)、蒙古、尼泊尔、不丹、印度的喜马偕尔邦、拉达克和达兰萨拉。近现代,藏传佛教逐渐流传到世界各地。

藏传佛教宁玛派 by 黑眼睛旅行

藏传佛教的派别主要有宁玛派、噶当派、萨迦派、噶举派等前期四大派和后期的格鲁派等。格鲁派兴起后,噶当派则并入格鲁派而不单独存在。藏传佛教的传承方式既有师徒传承方式,如宁玛派、噶举派、噶当派;也有家族传承方式,如萨迦派,基本上采用以昆氏家族为基础的家族传承方式。

但最具特色的还是活佛转世制度。“政教合一”是喇嘛教的另一大特点。历史上,藏传佛教的多数派别都和一定的政治势力(包括地方实力集团或家族势力)结合在一起,形成政教合一制度,教依政而行,政持教而立,彼此依存。

六字大明咒

六字真言,也叫六字真经或六字大明咒,是藏传佛教诵咒“嗡、嘛、呢、叭、咪、吽”六个字。据说是佛教秘密莲花部之根本真言。

活佛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

活佛,是青藏高原这块神奇的雪域之地培育出的一种独特的宗教文化现象,在世界宗教舞台上独树一帜。时至今日,各宗派的"活佛"依然是藏传佛教中最重要的宗教神职人员,扮演着不可替代的重要角色,在广大信教群众中享有至高无上的宗教地位。至于其称谓,汉族人习称"活佛",其实是不大准确的,应译称"转世尊者"。在藏语中,"活佛"则有多种不同的尊称,其中最为常用的有"珠古"、"喇嘛"、"阿拉"、"仁波切"等。

"珠古",是藏文(sprul—sku)的音译,意为"化身",这是根据大乘佛教法身、报身、化身三身之说而命名的。藏传佛教认为,法身不显,报身时隐时显,而化身则随机显现。所以,一个有成就的正觉者,在他活着的时候,在各地"利济众生";当他圆寂后,可以有若干个"化身"。换句话说,在这种佛教理论的指导下,藏传佛教对于十地菩萨为普渡众生而变现之色身,最终在人间找到了依托之物,即"转生或转世之活佛"。故"珠古"(即化身)是多种称谓中最能表达"活佛"所蕴含的深奥义理和精神境界的唯一准确、全面的称谓,因而是"活佛"的正统称谓。

"喇嘛",是藏文(bla—ma)的音译,该词最初是从梵文(gu—ru,固茹)两字义译过来的,其本意为"上师";然而在藏文中还含有"至高无上者或至尊导师"的意义。因此,后来随着活佛制度的形成,"喇嘛"这一尊称又逐渐成为"活佛"的另一重要称谓,以表示活佛是引导信徒走向成佛之道的"导师"或"上师"。

"阿卡",是藏文(A—lags)的音译,该词在字面上看,没有实际的意义,是一种表达恭敬的语气词;自从成为"活佛"的别称之后,该词就有了实际的意思。在不少藏族地区尤其是安多藏区以"阿卡"一词来尊称活佛,并成为活佛的专用名称,从而完全代替了活佛的另外两种重要称谓,即"珠古"和"喇嘛"。因此,"阿卡"一词已蕴含一种引导信众从黑暗走向光明的殊胜意义。

蒋贡康楚仁波切

"仁波切",是藏文(rin—po—che)的音译,意指"珍宝"或"宝贝"。这是广大藏族信教群众对活佛敬赠的最亲切、最为推崇的一种尊称。广大藏族信徒在拜见或谈论某活佛时,一般称"仁波切",而不呼活佛系统称号,更不直接叫其名字。在活佛的多种称谓中,"仁波切"是唯一普遍使用的一种称呼。

都松钦巴

关于活佛的转世制度,发端于十二世纪初。公元1193年,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派的创始人都松钦巴(意指圣识三时,三时即过去、现在和将来)大师,临终时口嘱他将转世,后人遵循大师遗言寻找并认定转世灵童,从而开了藏传佛教活佛转世之先河。此后,活佛转世这一新生的宗教制度相续被藏传佛教各宗派所普遍采纳,并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逐步形成了对于活佛转世灵童的寻找、认定、教育等一整套严格而系统的制度。使活佛世系像雨后春笋般地在青藏高原出现。据估计,整个藏传佛教活佛的总数可达近万人。在藏传佛教各宗派中分别产生了不同的各类活佛系统,而且每个活佛系统的称谓各有自己特殊的因缘和象征意义。

第三世洛桑索南嘉措活佛

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等格鲁派活佛系统的称谓,是历代中央王朝授封的。公元1578年,第三世达赖索南嘉措在青海湖畔的仰华寺与蒙古土默特部阿拉坦汗会面,互赠尊号。阿拉坦汗赠索南嘉措以"圣识一切瓦齐尔达喇喇嘛",阿拉坦汗后报明朝,经明庭册封得以确立。其中"瓦齐尔达喇"是梵文Vajra—dhra的音译,意为执金刚;"达赖"是蒙文音译,意为"大海";喇嘛是藏文音译,意为"上师"。这就是达赖喇嘛活佛系统称谓的最初由来。公元1653年,清朝顺治帝又授封第五世达赖喇嘛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从此达赖喇嘛这一活佛系统的称谓才被确定下来,成为藏传佛教格鲁派二大活佛系统之一的尊号。达赖喇嘛(ta—la—Bla—ma)被藏传佛教认定为观世音菩萨的化身,现已转世至第14世达赖。

第11世班禅

班禅额尔德尼(Pan—chen—Aer—Te—ni),是藏传佛教格鲁派二大活佛系统之一,被认为是无量光佛的化身。公元1645年,蒙古和硕特部固始汗向第四世班禅·罗桑确吉坚赞赠以"班禅博克多"尊号。尊号中的"班"字是梵文"班知达"的缩写,意为通晓"五明学"的学者;"禅"字是藏文"禅波"的缩写,意为"大"或"大师";"博克多"是蒙语,意为"睿知英武的人物"。从此班禅成为这一活佛系统的称谓。公元1713年,清朝康熙帝又授封第五世班禅·罗桑益西为"班禅额尔德尼"。"额尔德尼"是满文,意为"宝"。之后,班禅额尔德尼这一称谓被确定下来,当然,有时仍简称"班禅"。现班禅额尔德尼活佛系统已转世至第11世。其驻锡地为西藏日喀则扎什伦布寺。

藏传佛教代表寺院

桑耶寺:藏传佛教的第一座寺院。

布达拉宫:西藏最著名的喇嘛教建筑布达拉宫,源于7世纪文成公主入藏时为公主建的宫室,但建成如今的规模,是到17世纪才完成。

拉萨大昭寺

拉萨大昭寺:主殿内供奉着一尊享有世界上最为罕见之尊荣的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近600年来,众多的佛教徒跋涉千里,一步一个长头地磕到这尊佛像的脚下,以表达他们对佛的极度虔诚。

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

时至今日,每天仍有数以千计的信徒在这尊像前项礼膜拜,像前的石板被信徒的身躯摩擦得像镜子一样光滑。释迦牟尼在世时,弟子们为使他的真容传之后世,特请工匠替他造了4尊8岁等身像和4尊12岁等身像。因有释迦牟尼的奶母等人从旁指导,故造像与其本人酷肖。

格鲁派主寺

甘丹寺(西藏)

格鲁派的创始人宗喀巴于1409年亲自筹建的,可以说是格鲁派的祖寺。

哲蚌寺(西藏)

格鲁派六大寺庙中规模最大的一座。该寺也是一座名僧大德辈出之寺,五世达赖长期驻锡在此,直到受清朝皇帝册封、布达拉宫扩建以后才搬到拉萨城内。

扎什伦布寺(西藏)

该寺是由格鲁派的祖师宗喀巴的著名弟子根敦珠巴(即第一世达赖喇嘛)主持兴建。

色拉寺(西藏)

色拉寺全称“色拉大乘寺”,位于拉萨北郊3千米处的色拉乌孜山麓,由宗喀巴弟子降钦却吉兴建于公元1419年。

塔尔寺(青海)

塔尔寺始建于公元1379年,距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原名塔儿寺,得名于寺中大金瓦殿内纪念宗喀巴的大金塔。

拉卜楞寺(甘肃)

拉卜楞寺,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由第一世嘉木样活佛创建于1709年,后经历代嘉木样修建,现在已经成为甘、青、川地区最大的藏族宗教和文化中心。

五当召(内蒙古)

五当召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石拐区东北约70公里的五当沟内的大青山深处,始建于清康熙年间(公元1662年—1722),乾隆十四年(公元1749年)重修,赐汉名广觉寺。它与西藏的布达拉宫、青海的塔尔寺和甘肃的抗卜楞寺齐名,是中国藏传佛教的四大名寺之一和内蒙古自治区最大藏传佛教寺院。

朝圣

藏族的朝圣活动一般也叫做转经朝圣,起源于藏族自古以来的神山(唐古拉山),圣湖(纳木错)崇拜。藏民们为表示自己对神明的虔诚之心,每年都有许多人到神山、圣湖以及大昭寺朝圣。

3岁藏族小帅哥朝圣日记

他们一路步行而去,而且要求一边磕长头,一边走。磕长头首先取立正姿势,口中一边念六字真言,一边双手合十,高举过头,然后行一步;双手继续合十,移至面前,再行一步;

双手合十移至胸前,迈第三步时,双手自胸前移开,与地面平行前身,掌心朝下俯地,膝盖先着地,后全身俯地,额头轻叩地面。再站起,重新开始复前,该过程中,口与手并用六字真言诵念之声连续不断。

漫漫朝圣路,藏民们就是这样艰苦的方式走完转经的历程的,其中长达数年的艰辛自是无法言表的。当朝圣结束后,教民们往往需要沐浴,以洗涤风尘,净化心灵。

转山

转山的习俗源自雍仲本教,我们现代藏族同胞许许多多的习俗和生活方式,也都是古象雄时代所留传下来的。比如藏族同胞的婚丧嫁娶、天文历算、医学文学、歌舞绘画、出行选宅、则选吉日、驱灾除邪、卜算占卦等等在某种程度上也仍沿袭着本教的传统。藏族同胞还有许多独特的祈福方式:比如转神山、拜神湖、撒风马旗、悬挂五彩经幡、刻石头经文、放置玛尼堆(本教传统是刻有光明八字真言:“嗡嘛智牟耶萨林德”的石堆)、打卦、供奉朵玛盘、酥油花甚至使用转经筒等等,这些都是本教的遗俗。

转山会

藏传佛教中所说的转山,指的是神山,佛经上说居于世界最高的山,即须弥山。

须弥山

须弥山在佛教中被称为世界的中心,据说是佛祖释迦牟尼的道场,在印度教中它又是湿婆大神的殿堂,人们多以为它只不过是一处虚幻的所在,一座概念的山,殊不知,它竟是一座现实的山。

岗仁布钦朝圣

《大藏经·俱舍论》记载:从印度往北走过九座山,有座"大雪山",这就是绵延千里的冈底斯山脉的主峰岗仁布钦。岗仁布钦,藏语意为"雪山之宝"。相传佛祖释迦牟尼尚在人间时,守护十方之神、诸菩萨、天神、人、阿修罗( 古印度神话中的一种恶神)和天界乐师等都云集在神山周围,时值马年,因此,马年便成为岗仁布钦的本命年。

据说朝圣者转山一圈,可洗尽一生罪孽;转山十圈可在五百轮回中免下地狱之苦;转山百圈可在今生成佛升天;而在释迦牟尼诞生的马年转山一圈,则可增加一轮十二倍的功德,相当于常年的十三圈。

当然即便这样他们的转山也还算是简单的毕竟是绕山行走,在拉萨少数无比虔诚者则会五体投地对神山叩拜,他们从遥远的故乡开始,手上和膝上带着自己做的简易护套便三步一磕等身长头。他们常常只带最简单的食物,行进一年半载也不会放弃。他们绝不会少磕一步,遇有车辆阻挡或因进食、睡觉等原因暂停磕头,便在地上画线或用石头做标记,然后从标记处开始接着往拉萨磕进。路上他们也会向过往行人化缘。

信徒们之所以如此虔诚是因为他们相信人要承受六道轮回之苦。只有两个办法可以免除,其一修成活佛,这很困难,另外的办法就是转山。他们相信绕神山转可以洗清一生罪孽,可以在轮回中免遭堕入无间地狱,甚至脱离六道轮回来世成佛。如果在转山中死去,被认为是一种造化。因此转山朝圣者总是年年不断。

转水

在当地藏族群众的心目中,山、湖等等都是有神灵的,都是神圣的。而藏传佛教又有转山、转湖的特点,属于民族特色、宗教习俗。因此,围绕湖水徒步的行走就被称为转湖,以此来向湖中的神灵祈祷、表达虔诚的敬意,意在祈求好运、吉祥、健康等等美好的事物。

纳木错的经幡

羊年转湖很久以前就被藏民族列为传统活动。纳木错周围庙宇林立、香火旺盛,许多高僧在这里弘扬佛道,直到现在,仍有噶举派僧人在湖边或湖心岛闭关修行。每逢羊年,虔诚的佛教徒纷纷前来转湖朝佛,这时湖边的恰催寺、扎西切寺、谷穹寺、多加寺等,为祭祖圣地,壮观、热闹非凡。信徒们转湖时,把各种供品投入湖中,祈求风调雨顺、吉祥如意。他们绕湖一周,一般要耗时半个月左右,在二百公里的湖岸上,到处留下了他们的踪迹。山脊那边一百多米长的玛尼墙,就是历史的见证。玛尼墙由无数的经石堆成,有的经石字迹清晰,有的斑驳难辩,这是千百年来信徒们在转湖后留下的。

羊年转纳木错

羊年转湖,马年转山,猴年转森林,据说是佛祖给人间留下的旨意。

转经筒

转经筒又称“嘛呢”经筒、转经桶等,与六字真言(六字大明咒)有关,藏传佛教认为,持颂六字真言越多,越表对佛的虔诚,可得脱轮回之苦。因此人们除口诵外,还制作“嘛呢”经筒,把“六字大明咒”经卷装于经筒内,用手摇转,藏族人民把经文放在转经筒里,每转动一次就相当于念颂经文一次,表示反复念诵着成百倍千倍的“六字大明咒”。有的还用水力、灯火热能,制作了水转嘛呢筒、灯转嘛呢筒,代人念诵“六字大明咒”。

转经筒,藏传佛教信徒人人持有,不停地摇转。“转动经轮的功德,转动一周者,即等同于念诵《大藏经》一遍。转动二周者,等同于念诵所有的佛经,转动三周者,可消除所作身、口、意、罪障,转动十周者,可消除须弥山王般的罪障;转动一百周者,功德和阎罗王相等;转动一千周者,自他皆能证得法身;转动一万周音,可令自他一切众生解脱;转动十万周者,可远至观世音菩萨海会圣众处,转动百万周者,可令六道轮圆海中一切众生悉得安乐;转动千万周者,可令六道轮回众生皆得拨除苦海;转动亿万周者,功德等同于观世音菩萨。”

尽管小转经筒转动很快,但信奉藏传佛教的人们认为还是无法与大转经筒相比,因为大的转经筒上面刻的经咒和里面装的经咒比小转经筒要多得多,转一圈划过的轨迹比小转经筒大得多,因而转一圈大的转经筒比转一圈小的转经筒积累的功德也高得多。这样一来,人们除了热衷于随时随地转动手摇转经筒外,还专门抽出固定时间,去转更大的转经筒。大的转经筒一般都集中在寺院周围,有专门的转经走廊。一排排不易数清的转经筒被整齐排列固定在木轴上,一眼望去,既感到壮观又感到神秘。

这种大的转经筒也是圆柱形,高近1米,直径40余厘米,一般有铜制和木制两种,铜制的转经筒外形仍为铜的本色。木制的转经筒则多为红色,筒外包有绸缎、牛羊皮等,并刻着六字真言和鸟兽图案,筒里则装满了经文。转动这些转经筒得靠手推,一般轻轻一推即可转动。转动起来即意味着将里面所装的经文念了起来。也有手推也转动不了的转经筒,这种转经筒非常大,其高度可达数米,直径可达两米,筒中可容纳全部大藏经,要想转动它,必须众人协力方可。

在西藏几乎随处可见转经的人,因为人们认为转经就相当于念经,是忏悔往事、消灾避难、修积功德的最好方式。为了让这种最好的修德方式得到最充分的运用,西藏各处修有佛塔,置有转经筒,甚至随身随时携带着转经筒,一有闲暇,便转动经筒。

若在山顶转动经轮,所居方圆一带可得吉祥圆满。

若瑜伽士转动经轮,自他二利事业可以任运成就。

若持戒清净的修道者转动经轮,可以清净破誓言的罪业。

若咒师转动经轮,能消除业障面见本尊。

若医生转动经轮,其居住地方瘟疫消除并皆得成佛。

若国王转动经轮,其臣民眷属皆能消除业障。

若官兵转动经轮,能够清净业障遣除违缘,增长福田。

若王妃转动经轮,可获得圆满资粮,国政兴盛。

若军官转动经轮,其队伍及眷属都可消除业障。

若士兵转动经轮,能保护其生命并消除业障。

若商人转动经轮,则能够生意兴隆,心想事成。

若普通男人转动经轮,可获得人天果报。

若贫女转动经轮,来世能获得殊胜清净男身。

若穷人转动经轮,能够消除业障,转贫为富。

转动一日经轮可以圆满一亿心咒的功德,这是诸佛善逝亲口宣说的教言。口中诵咒,手转经轮,心里观想咒轮,如此能够三者不离经常修持,来世可以获得殊胜窍诀的解脱法。"修习正法如是修,消除业障如是修,十八地狱诸有情,愿获解脱如是修,往生极乐胜刹土,成就佛道如是修。

天葬

色达天葬

从传统的角度看,天葬风俗与佛教十分吻合,是与佛教的发展息息相关的一种藏俗。行天葬是最高境界的施舍。在佛教中,“布施”是信徒的标志之一,它直接关系到信徒未来能否成佛得道的关键,而“布施”之中的最高境界是“施舍”。按照佛教教义,人死以后,灵魂便离开肉体进入新的轮回,而肉体只像一件衣服一样再无用处。但死后将尸体喂鹰,又算是人身的最后一次善事,作为“布施”施舍给其他生物也算是发挥了其最后的价值。天葬就是一种最彻底的施舍,天葬并不是死者要借鹰的翅膀把灵魂带上天界。

在藏族的丧葬文化中,灵魂和躯体是两个各自独立存在的概念,无论是藏族原始宗教(本教) 对死亡的认识或者藏传佛教信徒中对死亡的解释,都是把灵魂和躯体截然分开的。

天葬这种丧葬方式把尸体喂鹰,只不过是这个死者的最后一次施舍,灵魂已经离开了躯壳,让它喂鹰,就是发最后的一次慈悲。将自己的肉体奉献给天葬台上的秃鹫和那些无形的生灵,从而在此生的最后做了一件有功德的事情。而灵魂不死,会进入轮回,来用以获新生,或等佛界得道成佛,永生不灭。

文章来源:  AI背包客微信公众平台 http://mp.weixin.qq.com/s/yh00o6wLZC2RlvG8u3Lj9Q

相关线路推荐

发表评论

提交 验证码: